热门搜索:

他在楚家的威望无人能及顺便搞掉了二夫人母子而他也没有被楚宗光

时间:2018-12-15 19:39 文章来源:互联网

   “楚休!?就凭他和他麾下的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灭绝李家!”楚宗光根本就不相信这种天方夜谭般的事情。
 
    就在陈管家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有一名楚家的下人进来禀报道:“家主,楚休公子来了,并且想要召集家族议事,说是有礼物要献给您。”
 
    楚宗光微微一皱眉:“当真是他?”
 
    此时楚家的议事厅内,楚休身前摆着四个匣子,在那里悠哉悠哉的喝茶,大夫人和楚休还有一堆楚家的长老都是一脸的疑惑之色,显然不明白这次楚休玩的哪一出。
 
    二夫人和楚生则是神情有些慌张,甚至连看都不敢看楚休一眼。
 
    他们实在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这楚休竟然还活着,反而是李家的人都死了,难道是他身后还有什么人在相助?
 
    还没得等二夫人和楚休多想,楚宗光便走了出来,直接看着楚休,沉声道:“李家的事情是你干的?”
 
    楚休对着楚宗光一礼道:“正是。”
 
    楚宗光冷哼道:“上次我是怎么告诉你的,你难道都已经忘了吗?暂时不让你对李家动手,你可是把为父的话当耳旁风了?“
 
    楚休一脸的无奈之色道:“父亲大人,我也不想去招惹李家,但这次却是李家先对我出手的,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杀到李家,把人都杀了之后再拖到我的宅院面前。”
 
    楚宗光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那李家做的也的确是过分,自己都已经放他们一马了,竟然还敢来找麻烦。
 
    楚宗光皱了皱眉道:“这件事情你放心,我会让李家给你一个交代的。”
 
    楚休笑了笑道:“交代倒是不用了,因为我已经向李家要回交代了。”
 
    说着,楚休将他面前的三个匣子打开,对着众人道:“这是李家李承、李云、李泽三兄弟的人头。
 
    眼下整个李家都已经是群龙无首,甚至连几名旁系血脉都找不出来,整个李家已经彻底灭掉了!
 
    我已经让我手下的人去接收李家的生意,从今以后,通州府便只有两大世家了!”
------------
 
第三十六章 尘埃落定
 
    当楚休把李家三兄弟的人头摆在楚家众人面前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楚宗光都是如此。
 
    因为楚休把人头砍了下来,所以外面的人并不知道李家的嫡系竟然都死在了楚休的手上,他们还以为死的只是一些李家的精锐武者。
 
    现在看到这三个人头他们才反应过来,李家是真的被灭了,被楚休一个人给灭了!
 
    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摆在众人的眼前,让他们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楚休冲着在场的众人拱拱手道:“父亲大人,诸位长老,李家的产业太多,我手下虽然已经过去接收了,但肯定还是管不过来的,所以孩儿愿意把李家三分之二的产业拿出来,请家中派人管理。”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无论是楚宗光还是那些楚家的长老都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些楚家长老的子嗣可都是在楚家内担当管事的,现在吞了整个李家,得利的虽然是整个楚家,但那些地方岂不是都要由他们的子嗣来管?
 
    而楚宗光则是满意现在楚休的态度。
 
    之前楚休连续数次违逆他的意思,这让楚宗光很愤怒,这一次这楚休终于是懂事一些了。
 
    这时楚宗光忽然疑惑道:“你那还有一个匣子,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楚休带着笑意将匣子打开,那里面装的赫然就是丁开山的人头!
 
    看到这人头的一瞬间,二夫人顿时哀嚎了一声,大哭道:“爹!”
 
    楚宗光的面色也是顿时阴沉了下来。
 
    他之前还以为这楚休转了性子,终于知道什么叫守规矩了,没想到楚休却是立刻就给了他一个巴掌。
 
    丁开山那是什么人?是他的岳父,儿楚休是他的儿子。
 
    自己的儿子杀了自己的岳父,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楚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楚宗光直接气的拍碎了桌子。
 
    楚休面色平静道:“父亲大人,丁开山跟我楚家是姻亲,但他却是吃里爬外,勾结李家,这难道不该杀吗?”
 
    一听这话,二夫人顿时拉着楚宗光的手便哭嚎了起来:“老爷!我爹对楚家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结果却被楚休这个小畜生给杀了,你要给我做主啊!”
 
    看着二夫人,楚休冷笑道:“功劳苦劳?这些年我楚家给丁开山的东西可不少了,结果呢?却换来他跟李家勾结,出卖我楚家的利益!
 
    这次我被李家的人围杀,究竟为什么事先没有一点消息传来,这我就不想多说了,但上次他丁开山拿了我楚家五万七千斤矿石,结果却说是五万两千斤,剩下的呢?直接被他给吞了!
 
    动了我楚家的利益,难道不该杀吗?”
 
    说起来也是可笑,丁开山最大的罪名其实是勾结外人来杀楚休,但偏偏这一条不能拿到明面上说,楚休也只能拿丁开山暗中损害楚家的利益说事。
 
    但问题的关键是他今天若是不杀丁开山,那就算是他把这件事情捅出去,丁开山也不会死。
 
    所以楚休也只能选择先杀了丁开山,然后再用这条罪名给自己出手做一个合理的解释。
 
    二夫人指着楚休厉喝道:“你胡说!我父亲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楚休淡然道:“诸位若是不信,可以去查一下楚家的账目,我当初劫杀李家商队时便发现了五万七千斤矿石,全部都是由我楚家的南山矿区出产的,都经过了楚家管事的验证。
 
    还有父亲大人不妨问问当初把矿石送去开山武馆的那名管事,他是否是更改了账目。”
 
    楚宗光一皱眉,立刻让人去询问那几名管事。
 
    楚家的风向已经变了,经历过此事的管事也知道不对,不敢隐瞒,立刻把实际的情况都告诉了楚宗光。
 
    二夫人一脸的呆滞,这件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
 
    她怎么也想不到丁开山竟然会跟她也耍心机。
 
    如果丁开山真需要银子的话,直接跟她说,作为女儿她难道还能不给吗?结果丁开山非要在暗中算计,却是把自己的性命也给算计了进去!
 
    楚宗光的眼中的露出了一丝怒意,楚休的先斩后奏的确是让楚宗光很愤怒,不过让楚宗光更愤怒的却是二夫人在暗中搞的一些小动作,甚至不惜损害楚家的利益。
 
    “来人,把二夫人扶下去休息,二夫人悲伤过度,最近不适合出门了。”
 
    楚宗光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丁开山这件事情好说不好听,他就不下定论了,不过很显然以后二夫人估计连院子都出不去了。
 
    等到楚宗光把目光转向楚生时,楚生连忙道:“父亲,你听我说,这一切我真的都不知情啊!”
 
    楚生这话估计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更别说是楚宗光了。
 
    以往楚宗光还感觉楚生在他这些儿子里还算是不错的,起码懂得规矩,但现在他却是更加的厌恶了。
 
    楚宗光摆了摆手,冷声道:“闭嘴!这些年来你就只知道暗地算计来算计去,把武功都给荒废了。
 
    我楚家是武道世家,没有实力,这个家主的位置给你坐,你坐的稳吗?
 
    现在你大哥和你二哥都已经踏入凝血境了,就只有你还是淬体境,以后楚家的生意你也不用管了,就在你的院子里陪陪你娘,安心修炼去吧。”
 
    楚生闻言面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楚宗光这话说的已经很明显了,他从今以后便已经失去成为楚家继承人的资格了。
 
    等到下人把二夫人母子都拉下去之后,楚宗光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道:“几位叔伯还有陈管家,你们派人去接收一下李家的产业,其他的都下去吧。
 
    还有楚休,这是我最后警告你了,下次动手之前必须要先禀报我,否则,你手下的生意也一样要收回来,去祠堂内反省去!”
 
    本来灭掉李家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楚宗光却是被这一堆麻烦事搞的头疼。
 
    楚休恭敬的冲着楚宗光拱拱手道:“知道了,父亲大人。”
 
    对于楚休来说,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李家灭了,他在楚家的威望无人能及,顺便搞掉了二夫人母子,而他也没有被楚宗光责罚。
 
    当然更重要的是楚休得到了李家三分之一的家业。
 
    现在楚休缺钱,缺资源,整个李家三分之一的家业足够楚休消化一阵了。
 
    至于交出三分二的李家,楚休也是很无奈,不交他也吞不下整个李家。
 
    不把楚家其他人给喂饱了,他们会这么容易让楚休得到那些东西?
 
    回到自己的院落后,高备兴奋的对楚休道:“公子,这次我们可是发了!不算那些房产,李家所有的资产加在一起,已经超过百万两了!”
 
    楚休闻言却是一皱眉道:“什么?这么大的一个李家,在通州府扎根了上百年的李家,不算房产那些固定的东西,资产竟然只有百万两?”
 
    高备苦笑道:“公子,这已经足够多了,李家当初在李家老家主去世之后便人心涣散,走了不少下人,李家可是付出了大代价,这才把人心留住了。
 
    还有李家主要的生意便是铸兵炼器,但这些生意是在燕国清源镇那边,所以我并没有算进去。”
 
    楚休点点头道:“行了,李家的东西我们拿三分之一,其他的给家族,记住,修炼资源优先拿来。”
 
    高备点了点头,他不适合干大事,但一些小事还是很利索的。
 
    他跟楚家那些管事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就几乎把账目给算明白了,并且把楚休要的修炼资源都给楚休送了过来。
 
    李家现在的底子还不如楚家,甚至连炼丹师都没有,所有丹药之类的东西都是从外面购买的。
 
    像是补气散和凝血丹这类的东西对于已经达到凝血境的楚休来说已经意义不大了,真正让楚休眼前一亮的是李家里竟然还藏有三瓶碧玉丹。
 
    碧玉丹乃是用燕国那边盛产的一些珍贵草药所炼制出来的丹药,形若碧玉,所以被称之为碧玉丹,有着蕴养真气,洗髓炼体的功效,只有燕国一些大派才有能力炼制,一颗便价值数百两,而且寻常人根本买不到。
骨肉身,凝血是凝练自身气血,而先天则是要把这二者合一,气血筋骨圆融一体,彻底洗练身躯,达到自身不含一丝杂质,仿若婴儿一般的先天境界。
 
    淬体和凝血只能算是普通的江湖人,唯有到了先天,虽然在江湖上也算不得是高手,但起码也能拿得上台面了。
 
    甚至在通州府这种小地方,楚宗光一个先天武者便能够建立一个家族,可想而知这一境界究竟代表着什么。
 
    有天赋者这一境界自然是不用担心了,但没天赋的话,那就只能靠着悟性和毅力打拼了。
 
    修炼武道这么长时间,楚休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的天赋只能说是寻常,跟李家那几兄弟比差不多。
 
    他唯一的优势便是修炼了先天功,这门功法算是改善了一下楚休的根基,让他根基变得扎实无比的同时自身的修炼速度也是变得要比同阶武者更快。
 
    当然他这个快只是跟寻常的武者相比,去跟那些真正的天才比估计还是不够看的。
 
    所以现在楚休很疑惑,自己这具身体之前可是成为了祸乱江湖的魔教教主,前世当中他究竟得到了什么机缘,居然能走到这样的一个位置。
 
    这些东西楚休只是想了想便没有继续去深究。
 
    人在江湖,唯有绝对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就好像他之前说那李泽一样,实力不够,就算是有满心的算计最终也只能为他人做嫁衣。
 
    楚休当然不会犯这方面的错误,现在得到了碧玉丹,楚休立刻便开始闭关修行。
 
    通州府的风云变幻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感觉不到的,但对于混江湖的武者来说,通州府这两天却是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在通州府扎根百年的李家竟然被人灭了,而且还是楚家老二一个人出的手,这让他们怎么都无法相信。
 
    所以更多的人还是认为应该是有楚家的力量在帮楚休,甚至还有人认为这是楚宗光准备要让楚休接任这家主之位,故意给他安排的功劳。
 
    听到这个谣传后楚家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他们可是楚宗光对待楚休的态度的。
 
    而且这其中最为离奇的就是开山武馆的丁开山也被杀了,这可就让他们有些看不透了,又是各种谣言四起,不过楚家也没有在意,反正过两天也就散了。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半个月之后,街面上便再也没有人讨论这件事情了。
 
    而半个月后,楚休也是从闭关当中走出来,一瓶碧玉丹已经被他炼化了,另外两瓶他暂时没动。
 
    闭关也是要循序渐进,接连炼化了一整瓶的碧玉丹,他怎么也要休息一段时间,消化消化才行。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