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没想到在大仇得报之际却是一个不小心便死在了这里

时间:2018-12-15 19:53 文章来源:互联网

说着,那人解开了自己身后的一个匣子,从其中拿出了一把刀。
 
    那把刀刀锋透明,刀身绯红,像透明的玻璃镶里着绯红色的骨脊,瑰丽璀璨无比。
 
    “这把刀名为红袖刀,乃是我们三兄弟这些年在外为了二皇子收集的宝物,就是为了能取得二皇子的原谅。
 
    现在杀了你,将宝物拿回来,不光可以为大哥正名,我等也可以重新在龙骑禁军当中立足,不用再被人耻笑了!”
 
    沈墨看到那三人眼中露出的杀机,他连忙道:“三位,我并不是楚家的人,你们想杀就杀,我这就离去!”
 
    那名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赤红着双目冷笑道:“不是楚家的人?今天楚家大摆宴席就是为了邀请你吧?跟楚宗光一丘之貉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样要死!”
 
    沈墨心中暗暗叫苦,这三人明显就是因为二十多年的大仇得报,所以有些杀红眼了,不管是谁都要杀。
 
    楚休连忙道:“三位好汉,我跟楚宗光的关系你们方才也看到了,我虽然是他的儿子,但楚宗光却是要废我武功,我跟也是一样恨他入骨!
 
    而且我了解楚家的情况,等一下我会帮你们把楚家所有的财物宝物都给找出来,还望三位留我一命!”
 
    其他两人都将目光望向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那人想了想道:“先留这小子一命,老四,你去把楚家其他人都给杀光!
 
    楚宗光害死了大哥,坑了我们二十多年,今天我便要让整个楚家给他陪葬!”
 
    话音落下,其中一名武者直接持枪向着楚家的那些人杀来,不管是楚家的下人也罢,还是老弱妇孺也好,全都辣手斩杀。
 
    憋屈了二十多年,现在一朝大仇得报,他们可不管自己是不是在滥杀无辜。
 
    楚开等人此时都忘记了抵挡,之前他还在对楚休被废幸灾乐祸,自己轻易的就成了家主继承人,而现在他却恨不得自己从来就不是楚家的人!
 
    看到自己的族人和子嗣被杀,楚宗光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决然之色,说实话,这一幕他其实已经梦到了无数次了。
 
    背叛兄弟什么的他其实并不在意,至宝在手,他就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在乎,他还在乎兄弟?
 
    真正让楚宗光惧怕的东齐的二皇子,是其他龙骑禁军。
 
    当初他拿着至宝仓惶的逃回楚家,直接带着楚家的人迁徙到魏郡来,他最怕的就是被龙骑禁军的人追来,将他捉拿回齐国,被愤怒的二皇子处以极刑。
 
    结果这么多年都没事,他还以为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躲过。
 
    既然躲不过,那就只有一搏了!
 
    若是龙骑禁军里面的强者杀来,那楚宗光肯定是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甚至会直接选择自尽的,要不然被带回去,那就是生不如死的局面。
 
    不过现在若是只有这三人的话,他还是敢与之一搏的。
------------
 
第四十三章 底牌尽出
 
    三名龙骑禁军跟楚宗光等人战在了一起,楚休站的远远的,在那里冷眼旁观。
 
    楚休从未把楚家的人当成是自己人,所以楚家灭了也就灭了,他也不心疼,所以现在他还有心思观察先天境界之上武者交手的一些细节,为自己积累一些武道上的经验。
 
    三名龙骑禁军当中,其中一个人去杀楚家那些老弱病残和下人,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屠杀,这没什么可看的。
 
    真正有看头的是另外两人跟楚宗光还有沈墨的交手。
 
    那两名龙骑禁军乃是御气五重当中的内罡境,但看他们出手时的力量,再加上之前他们所说的话,楚休猜测他们在二十多年前便是内罡境了,只不过是因为被惩罚导致重伤,而且伤及到了根基,所以二十多年来不得寸进,甚至实力还下降了一些。
 
    不过就算是再下降,他们也依旧是内罡境,要强上楚宗光和沈墨一头,几乎是上来便压着对方打。
 
    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手持红袖刀,其实他的武功乃是大开大合一路的,而红袖刀本身乃是细刀,并不适合他的武功。
 
    但那红袖刀锋锐无比,几乎是几下便将楚宗光手中的长剑斩断。
 
    楚宗光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色,这么多年来,他无数次的梦到龙骑禁军的强者来抓自己,所以这些年来楚宗光也是准备了一些底牌的。
 
    在自己的长剑被斩断的一瞬间,楚宗光立刻拿出了一枚血红色的丹丸扔进了嘴里,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让那脸上有着鞭痕的武者措手不及,眼中沾染了些许的血雾。
 
    就是这一丁点的血雾却是让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双目当中鲜血直流。
 
    “是五毒教的化血神丹!”
 
    那脸上有鞭痕的武者捂着眼睛向后退去,一脸的惊慌之色。
 
    五毒教修炼毒功,化血神丹乃是五毒教的秘传丹药,对于五毒教的人来说是大补之物,但对于其他武者来说则是要命的剧毒!
 
    楚宗光连忙又扔进嘴里一颗碧绿色的丹药,这是化血神丹的解药。
 
    这种方法伤人伤己,就算是有解药,楚宗光此时也是被毒素入体,伤及到了根基。
 
    趁着眼前这人眼睛废掉,楚宗光连接出手,他此时用的可都不是楚家的那些武技,而是他从龙骑禁军那里学来的战阵功法,出手之间狠辣无比,趁着对手双目被废,剧毒攻心,竟然几招便将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心脉震碎,直接轰杀!
 
    “二哥!”
 
    那被派去杀屠杀楚家族人的武者此时才刚刚返回便看到了这一幕,他的眼睛顿时就红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二哥行事一向小心,竟然会在楚宗光这里阴沟里翻船。
 
    寻找了二十多年的仇人今天终于找到了,没想到在大仇得报之际,却是一个不小心便死在了这里。
 
    楚休冷眼看着这一切,心中却是升起了些许的感悟。
 
    武者之间交手,除非是实力碾压,否则各种层出不穷的手段,意外的情况简直太多了,一个不留神就可能被比你实力弱的人斩杀。
 
    就比如楚休第一次跟那李忠交手时,对方伏虎降魔棍用的是炉火纯青,完全压制着楚休,但就是因为外部的原因导致他急躁了,这才死在了楚休的手中。
 
    现在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也是一样,他手中的兵器强大,自身的境界也是压着楚宗光一头,但就是因为大仇即将得报的兴奋感使得他的警惕性下降,这才被楚宗光偷袭成功,转而被反杀。
 
    另外一名武者赤红着眼睛持枪杀来,楚宗光这次只能左支右拙的勉强抵挡了,他可没有第二枚化血神丹,而且这种方式第二次也不管用了。
 
    楚宗光冲着还在苦苦挣扎的沈墨大声道:“沈家主!有底牌就便快些用吧,再不拿出来,那可就来不及了!”
 
    沈墨沈家家主的身份不值一提,但他另外一个身份却是沧澜剑宗‘落雨剑’沈白的同胞弟弟。
 
    有着这重身份在,沈墨身上怎么也会有沈白给他的保命底牌在的。
 
    沈墨的神色阴晴不定,他认为今天这件事情他才是最为倒霉的,楚宗光自己做下的孽,结果却是牵连到了自己,自己招谁惹谁了?
 
    但其实沈墨如果往深了想,这一次如果不是沈容先去威胁楚休,楚休也不会杀人灭口。
 
    而他沈墨的态度若是不如此的嚣张霸道,非要逼迫楚宗光废掉楚休,楚休也不会铤而走险的引来这三名龙骑禁军。
 
    “罡气!怎么可能!?”
 
    正在跟楚宗光交手的那名龙骑禁军顿时大惊失色。
 
    唯有达到了外罡境的武者才能化气成罡,这是常识,结果现在一个先天武者竟然能够斩出剑芒罡气来,而且威能还如此强大,这根本就不可能。
 
    先天武者当然是用不出罡气的,沈墨能做到这一点完全是因为他手中那柄短剑。
 
    这柄短剑是沧澜剑宗一位前辈长老青年时的佩剑,虽然现在已经不用了,但其中却是被那名长老蕴养出了极强的剑意来。
 
    寻常武者只要有足够的力量驱动,短剑内的剑意就会牵引力量,将其转化为剑芒的。
 
    只不过这柄短剑毕竟只是寻常的三转兵刃,坚固程度一般,虽然其中含有剑意,但却承受不住太多直接的力量,方才斩出这一剑就已经让那上面出现一道裂纹了,估计也用不了几次,所以这东西其实是当消耗品用的,也是沈白用来给沈墨防身的。
 
    而那边的楚宗光趁此时机,也是拼了命一般的强攻,竟然稍微扭转了颓势。
 
    沈墨持剑而来,跟着楚宗光一起围杀最后那一名龙骑禁军,但却并没有催动那剑芒。
 
    他的消耗已经够多了,再来一次估计内力就要耗尽了。
 
    只不过不动用底牌,就算他们两个围攻一人,也是敌不过对方,反而被那名龙骑禁军逼的步步后撤。
 
    看着地上两名同伴的尸体,最后那名龙骑禁军眼中露出了悲愤的恨意。
 
    原本以为这次能大仇得报,但没想到楚宗光竟然如此的狡猾,而那沈墨竟然还有这种恐怖的底牌!
 
    他不知道那沈墨手中的短剑还能不能用,但他却不敢继续赌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