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澜剑宗乃是魏郡第一大派位列七宗八派之一我楚家上哪找靠山去

时间:2018-12-15 19:47 文章来源:互联网

 当然沈容也没多想,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李家的那些家产,闻言他不由得点点头道:“正是如此,楚休,我劝你还是知趣一些,把李家的产业都乖乖的交出来吧,否则这件事情传扬出去,你的下场可是会比你那已经被你废掉的四弟楚伤还要凄惨!”
 
    楚休皱眉道:“沈管家,你这也未免太过强人所难了,李家的产业我已经交给了家族当中三分之二,就连我手中也只有三分之一,我上哪给你弄三分之二去?”
 
    沈容毫不在意的一挥手,冷笑道:“这种事情我可管不着,反正我只看结果,不问过程。
 
    我这边给你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我若是看不到东西,结果你应该是知道的,到了那个时候,楚宗光恐怕会大义灭亲的!”
 
    楚休面无表情道:“这件事情当真无法商量了吗?”
 
    沈容站起来,点着楚休的肩膀,得意道:“别人可以商量,但唯独你楚休没有商量的资格,你只需要记住一点就行了,你的把柄,现在可是落在了我的手中!”
 
    ‘噗!’
 
    一声轻响,沈容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休不知道何时捅进他胸口的短刀,嘶哑着嗓子,断断续续道:“我……我可是沈家的大管家,你竟然敢杀我?”
 
    楚休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捂住了那沈管家的嘴,扭了扭手中的短刀,在沈管家争扎着气绝之后,一把将其推到在地上,向着王二望去。
 
    此时那王二已经被吓傻了,看到楚休的目光,他刚想大叫,但却被楚休直接掷出短刀,将其钉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的两句尸体,楚休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方才杀沈管家并不是因为沈管家的嘲讽,他还没这么低级,被人嘲讽几句便气急攻心,失去了理智。
 
    真正让楚休动杀机的却正好是沈管家最后的那句话,自己的把柄,已经落到了这沈管家手中!
 
    这次沈管家开口就管楚休要李家三分之二的家产,楚休可以拿出三分之一,他再算计算计,再弄来三分之一也是有可能的。
 
    但问题是人的贪欲是无限的,沈管家既然握住了楚休的把柄,而楚休第一次若是屈服了,那便有第二次和第三次。
 
    把柄都已经落到了对方的手中,当然是对方想如何拿捏,就如何拿捏了。
 
    而这种事情却正好是楚休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这沈容,必须要死!
 
    此时外面的高备听到了动静连忙推门进来,不过等他看到了地上的尸体时,他的面色顿时一变,刚想惊呼,但马上自己捂上了自己的嘴巴,关上门对着楚休低声惊骇道:“公子!你怎么把沈家的人给杀了!?”
 
    高备实在是搞不懂,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楚休竟然就把沈家的人给杀了。
 
    楚休也不像是那种没有理智的人,李家比他们楚家弱,只要搞定了家族那边,楚休想怎么杀都行。
 
    但现在这可是沈家的人啊,而且还是沈家的大管家沈容,这下子他们可是惹大祸了!
 
    楚休将短刀从尸体上拔出来,甩了甩刀身上的鲜血,淡淡道:“他们自己找死,拿马阔的事情威胁我,不杀他们,倒霉的就是我了。”
 
    高备一脸的愁容道:“公子,当初我就担心,你跟那帮盗匪合作不靠谱,现在果然让人给发现了,这下可怎么办啊,你杀了沈家的大管家,没那么容易过关的。”
 
    沈家不比李家,他当然知道没那么容易过关,只不过在动手杀人时,楚休便已经想到了借口。
 
    他从沈容的尸体上拿出李承写给沈容的证据,上面可是写着沈容的条件还有李承的允诺。
 
    “有人都把借口送上门了,想要过关,其实也简单。”
 
    楚休看着尸体道:“把尸体收拾一下,跟我回楚家。”
 
    高备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高备一阵无语。
 
    公子办事的本事强,这惹事的本事却是更强。
 
    楚休回到楚家内,立刻找来陈管家,让他把楚宗光请出来,并且也叫来了楚家所有的长老以及一些管事。
 
    陈管家虽然疑惑楚休又有什么事情,不过他也没有多问,毕竟楚休现在在楚家的地位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等到楚宗光来到议事厅内,其他人也都到了,但楚宗光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不耐的神色。
 
    他是最讨厌有人来打扰自己的,结果最近这段时间,楚休却是打扰他最多的一个。
 
    “又有什么事情?我上次不是警告过你了嘛,让你少去惹事的。”
 
    楚休低头道:“我杀了沈家的大管家沈容。”
 
    “什么!?”
 
    此言一出,楚宗光直接捏碎了自己手中刚准备递到嘴边的茶杯,其他长老也是一脸的惊骇。
 
    楚宗光指着楚休,手都气的直哆嗦,他厉喝道:“楚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谁你都敢杀,是不是给你实力,你连沧澜剑宗的宗主都敢杀?”
 
    楚休拿出李承写给沈容的证据道:“父亲大人请看这个,不是我想杀沈容,而是那沈容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
 
    李家想要杀我,那沈容就是帮凶,并且事后竟然还想管我楚家要三分之二李家的家产,简直霸道嚣张,岂有此理!
 
    孩儿一时气不过便给了那沈容一刀,谁承想他的实力竟然如此差劲,连挡都没挡就被我给杀了。”
 
    其他那几位长老一看那纸上所写的内容,也都是一皱眉。
 
    说实话,这沈容干的的确是有些过分了,拿他们楚家做筹码,李家败了之后还来勒索,简直就是没把他们楚家放在眼中。
 
    只不过换成是他们,哪怕就算是被沈容面对面侮辱,他们都不敢下杀手。
 
    虽然沈容只是沈家的管家,但他在沈家的地位绝对是家主之下的第一人。
 
    沈家那位拜入沧澜剑宗的沈白和现在的家主沈墨都是他带大的,甚至沈墨小时候都要叫他一声容叔。
 
    后来沈墨接任家主之位,连斩了数位长老,杀的沈家旁系嫡系瑟瑟发抖,那些沈家族人的地位还真比不上这沈容一个管家高。
------------
 
第四十章 失算
 
    楚宗光的怒气并没有因为楚休拿出的东西就熄灭。
 
    他盯着楚休怒喝道:“你气不过便把人给杀了,你可知道沈容在沈家是什么地位?他死了,沈家又会如何对付我楚家?
 
    逆子!你这么做,简直就是在置我楚家于不义!”
 
    楚休暗地里皱了皱眉头,他这位便宜老爹也未免太耸了一些,沈家就算是强,他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
 
    不过幸好对于这件事情,楚休早就想好了说词和解决的办法。
 
    楚休一拱手道:“父亲大人不要惊慌,人虽然死了,但我楚家也不是没有别的计策了。
 
    沈家论及根基是要比我楚家强一些,但也还没强到碾压的程度。
 
    真正让沈家称霸通州府的原因其实还是沈家那位已经拜入了沧澜剑宗的沈白。
 
    沧澜剑宗的名头是大,但我楚家也未必就找不到靠山。”
 
    楚宗光瞪了楚休一眼道:“沧澜剑宗乃是魏郡第一大派,位列七宗八派之一,我楚家上哪找靠山去?”
 
    楚休的眼睛一眯道:“七宗八派又怎样?又不是南北佛宗,况且就算是南北佛宗也没强到可以雄霸整个江湖的程度。
 
    我们楚家找不到江湖门派做靠山,但却可以找朝廷做靠山!
 
    魏郡虽然名为北燕之地,但其实却是听调不听宣,北燕朝廷也是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我楚家若是倒向北燕朝廷,虽然我楚家这点力量北燕朝廷看不上,但起码也算是主动臣服北燕的武林势力,能起到表率作用,相信北燕朝廷是不会亏待我们的。
 
    若是有着北燕朝廷做靠山,沧澜剑宗也不敢动我们。”
 
    楚家那几位长老对视一眼,楚休说的计划虽然听上去有些夸张,但仔细一琢磨,还当真是有些道理的。
 
    北燕朝廷想要魏郡这块地方很久了,只不过魏郡武林一项强硬,北燕朝廷也不想跟魏郡武林翻脸,所以这才没有动用强硬的手段。
 
    但楚家之前可是东齐来的,对于魏郡嘛,本身也没有什么归属感,如果真的能够通过这件事情傍上北燕朝廷,这对于楚家来说绝对算是一件好事。
 
    楚休在一旁沉默不语,他给楚家出的这个主意倒也不能说是馊主意,但只能说是好坏对半。
 
    投靠北燕朝廷,的确是有很大的可能像他之前说的那般,作为第一个投靠燕国的魏郡势力,楚家会得到优待。
 
    但也有可能楚家会惹怒整个魏郡武林,从而被针对,甚至被愤怒的魏郡武林撕碎都有可能。
 
    当然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到了那个时候楚休在不在楚家都不一定,楚家会不会被魏郡武林报复,关他何事?
 
    楚宗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沉之色,他倒是没看出楚休计划当中的破绽,他只是纯粹不想去惹麻烦而已。
 
    半晌之后,的借口,是沈家先勒索的楚家,自己这才怒而杀人的,顶天就是冲动了一些,而且对策自己都当众说出来了,但楚宗光却仍旧害怕跟沈家起冲突,要惩罚他。
 
    “来人,带楚休去祠堂,派人看守,给我好好反省!”
 
    楚宗光一挥手,两名下人为难的走过来,看着楚休,希望楚休能配合一些,毕竟他们只是下人,可不敢对楚休动粗。
 
    楚休倒也并没有当场发作,而是乖乖的跟着那两名下人离去。
 
    说实话,这一次他是有些失算了。
 
    一直以来楚休表现的都很冷静,哪怕就算是临时起意杀沈容时都是如此,借口和破局的方法他都想的妥妥当当的。
 
    只不过他唯一失算的就是楚宗光,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这便宜老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作为一家之主,竟然如此的胆小怕事,天知道当初楚家究竟是怎么在通州府立足的。
 
    等到楚休被压下去之后,大厅内之前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老大楚开眼中则是露出了狂喜之色,还有些许的不敢置信。
 
    一直以来他这三个弟弟就没一个老实的,特别是最近,哪怕楚开是再自大他也能感觉出来,自己这楚家继承人的位置已经不稳了。
 
    结果这才没几个月,先是老四楚伤废了,接着楚生又犯下大错被关了禁闭。
 
    而对于他威胁最大的楚休现在则是自寻死路,竟然杀了沈家的大管家沈容,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力,关进祠堂反省,这岂不是说这继承人的位置没跟人他抢了吗?
 
    一想到这里楚开便有些自得,他那三个白痴弟弟机关算尽,算计来算计去,结果都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最后这家主继承人的位置还是他的!
 
    楚宗光神色阴郁的摆了摆手,让众人散去,对陈管家道:“你去沈家走一趟,姿态放低一些,问他们究竟如何才能把这件事情揭过去,我楚家绝对没有跟沈家起冲突的意思。”
 
    陈管家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说出口,只能叹息着离去。
 
    沈家内,因为沈容前来见楚休只带了他的心腹王二,所以并没有其他人知道沈容已经死了,直到陈管家来沈家,沈家的众人才知道沈容已经死了,这顿时在沈家引起了轩然大波,立刻便有人通知了正在闭关的沈墨。
 
    沈墨的年龄不大,只有三十出头,容貌英俊,不像是一家之主,反而像是风流倜傥的世家公子一般。
 
    跟李家很像,沈家也是因为老家主意外身亡,沈墨这才匆忙的接任家主之位。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